Greenburg-Autism-Speaks-Listen.png

我在船上實習的時候,一直觀察到一個很奇特的現象,在船上工作的人很喜歡自我膨脹,也就是所謂的吹牛。

 

不管是在備車的時候,還是在餐廳吃飯的時候,甚至放假休息大伙一起唱歌的時候,總是有人很喜歡自我吹噓,也許這是一般社會上很普遍的現象,但就我看來,這種情況在船上好像更為普遍。

20161013_220758 - Copy.jpg

(有時候備車都是大半夜的,下了機艙倒頭就睡)

 

而且這種現象特別容易發生在高級船員身上,特別是領導級的船員,如:船長、輪機長,或許這從我們人類本身的演化史來看是有跡可循的。

 

先來說說關於溝通吧,最近讀了一本書叫《大腦、演化、人 _ 是什麼關鍵,造就如此奇妙的人類》,這本書主要在探討人類與其他生物上的不同差異,當中就有提到,能夠使用精確的言語來溝通,是只有人類才能辦到的事情。就以與我們的血緣較親近的類人猿來說吧,牠們本身的生理差異就與人類不同。黑猩猩與其他人猿的鼻管直接連到肺,不像人類鼻管和食道是可以互相連接的,所以我們發展出"會厭",在我們吃東西的時候,可以關閉通往肺部的通到,以免嗆到,在我們呼吸的時候打開。這個構造也就是喉頭這個構造,也就是因為這個構造得以讓我們可以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。

 

那麼為什麼我們可以發展出這個器官呢,那是因為我們的祖先發展出兩足行走的關係,因為我們能夠使用兩足行走,使我們的呼吸調節可以變得更加的彈性,不像四足行走的動物,需要讓肺部完全充飽氣,才能吸收奔跑時前肢所受到的衝擊。而發展出溝通的這個行為使得我們人類的協作變得更加的方便,而讓我們成為地球上一支強大的物種。

 

但是,這本書的作者表示,其實簡單的溝通,就足以讓人類做出足夠的溝通與合作了,而且傳遞資訊其實是相當的耗費心力與成本的,而且對講者又沒有什麼好處,但對聽者來說是有極大的益處的,那麼如果這樣來說的話,應該大家都發展成傾聽者了吧,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只顧著講而不顧著聽的人呢?

 

答案是:

因為這樣可以更好的吸引異性。言語發展的複雜度可以說是為了可以得到異性的青睞,而發展出來的,藉由表達自己的思想內容,以及對環境的適應性指標(我有多厲害,多有錢),來使異性可以被你吸引,而得到性的可能(難怪有人說再怎麼樣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)。而女性則是為了確保男性可以幫助她來養育下一代,所以也發展出一樣複雜的語言系統。

 

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,任何的虛榮本質上來看都是為了確保我們能與眾不同,而得以獲得繁衍的可能。

 

可是在船上並沒有女性(至少是佔極少數),為什麼這個現象還是普遍存在。我想由於自我膨脹的本質就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地位性,而可以獲取在船上的其他人的遵從,進而可以證明自己地位的合法性,而對於其他階級較低的船員來說,這樣對他們沒什麼好處。而且可能會影響到他們的利益(例如:升遷),所以船上最會吹牛的可能就是那些所謂的領導。

 

加上在船上工作難免枯燥無聊,這麼做多少可以提升在船上生活的趣味性,而自我吹捧可以引來更多的互相吹捧,大家這麼捧來捧去,至少可以讓氣氛"happy"一點,增加彼此合作的流暢性,所以其實這也是一種對船上生活來說一種良好的調劑。

 

所以當下次你遇到船上的人又在喇叭、吹牛的時候,你就可以知道,"嗯,他又在證明自己對環境的適應性指標了"。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KAI

Seafare Path 海員之路

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unneo Haorelian
  • 快笑翻,真的,上次來學校演講的船長真的超級臭屁的,
    大概是下岸都在找金髮妞%%%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